十九年专注·铸就专业品牌

DO YOUNGER SELF

BOOK MARK

+点击收藏

热线电话:025-83734395

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动态 > 双声道——徐璐中国画与雕塑个展(聚贤画馆站)

双声道——徐璐中国画与雕塑个展(聚贤画馆站)

发布时间:2019/01/10 动态 浏览次数:1836

 

展览名称:双声道——徐璐中国画与雕塑个展

展览时间:2014年12月15日-12月20日、12月28日-2015年1月3日

展览地点:南京1865文化产业园凡德艺术街区 A2-333大师画廊(12月15日-12月20日)/南京市艺术学院后街石头城路84号聚贤画馆(12月28日-2015年1月3日)

主办单位: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承办单位:南京大师画廊、南京聚贤画馆

媒体平台:雅昌艺术网/99艺术网/《艺境》杂志/扬子晚报/南京晨报

参展人员:徐璐

学术支持:戴丹

展览执行:尹霄

视觉设计:李大伟/闫彦

 

2014至2015跨年之际(12月28日下午3:00-2015年1月3日),双声道系列展览的第二站将移师南京艺术学院后街石头城路84号“聚贤画馆”展出。

 

 

徐璐

1982年生于江苏南京,现为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其雕塑、国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展览,并多次获奖。他在本科时的作品《快乐五色圈》获得全国第六届体育美展银奖,并为国家奥体委收藏。

 

《猴王》 玻璃钢 夜光涂料着色 2011

 

自序

雕塑和山水画,两种艺术形式,两个语境,两种声音。对我来说,艺术的魅力在于形式多样性和内在的理念的统一。三维的雕塑造型和二维的绘画造型都是来自我对世界的理解和判断,合二为一,就是我与世界的对话方式。

我做雕塑,是无中生有,在三维空间中的创造出一种真实。但是真实并不意味着写实。经过了系统训练,掌握了相关技能后,我就一直都保持着与西方写实雕塑系统的距离。因为我更爱好中国传统雕塑中的浑穆气息,和那种似与不似之间的美感。在今天,这种美感体现了一个民族的文化自信。我的雕塑,是基于我对历史和当下某些现象的解读、重叠、揉合之后的产物。所以,有时候它们看起来有一点’超现实’ ,而我很喜欢这种看似不和谐的真实。

画山水对我来说是最放松和自在的,所以它一直以来是我最好的营养。在我落笔之前,我的造型意识是立体的、坚实的、有质地的、甚至是有温度的,所以我看待自然物像的时候与别人会有不同。 身处自然,拿起毛笔以后,我便完全沉浸在书写性造型的直接率性中,并以吸收沈周、石涛等画家的养分为乐,使用纯粹的笔墨语言来描绘自然情境。而每次落笔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纯粹的画画的人,无意于表面之功,单以落笔成形、水墨淋漓为宗。

艺术对我来说,一直有当代艺术思潮和传统审美理念两种声音存在,有一点矛盾,不过这正是我所珍视的特质。我想让它们各自保持纯粹性,并不急于把它们作表层的混合,因为我更在意的是如何使它们各自向着内在的深化中延伸。让两个声音更加响亮,达到共鸣,这样才会使得它们相互之间对话来的有意义,也是我为自己预留的命题。

相比较’创新’和’发明’,我更想去发掘被遗忘的好东西,或者说让原来不起眼的好东西变的更加醒目。任何创造都有它的根基,艺术发展到当下,作品背后的社会文化背景变的很重要,而好的作品一定是具有某种指向性,并且在本质上是温和的,张牙舞爪不是艺术的相貌,因为那显然不是经过深思熟虑以后的产物,自然也不可能长久。所以,我也更乐于在喧闹中保持平静。

《归一》 2009 120cm×70cm×120cm 玻璃钢烤漆

《墨羊》之二 27cm×24cm 日本金潜镜片 2014

 

读•塑

——木岩

从一个观者角度看徐璐的雕塑作品,首先看到的是许多充满活力的形象。这些形象跨越了一般的自然形态,是经作者的心像而出的。人们从视觉中获得的形象无非来自大自然和艺术品。大自然塑造了一切,包括人本身。而艺术品则是人的审美理想(主观)与审美对象(客观)二者结合而产生的形象。

徐璐的审美理想可以看出是当代的,关注新形式新语言在造型中的合理体现。有些作品从观念到塑造是与传统的雕塑作品有着许多不同点的,而这些不同点,正式向人们展示了他的艺术追求与认识。鉴于80后的生存状态、知识结构,在当下的审美范围中,显得有一些“跨界”。只是这个“界”已经由于社会的变化而具有很大的自由度。雕塑反映的当下生活,绝非昔日,也不可能是遥远的将来。审美理想与社会生活组建成他的审美判断。认知美的存在,才能在活生生的意蕴中塑造出这些鲜活的形象。

《快乐五色圈》这件作品是他在本科时期参加第六届全国体育美展的银奖作品。徐璐以五环的色彩为出发点,选取五个嬉水的儿童在圈中的组合。童蒙的趣味与奥运的人文本质结合,具有较强的视觉吸引力。使主题与现实、内容与形式有了较好的融洽,从而在展会上获得广泛的好评。

《醒狮》是一尊中国唐代坐狮的形象,而狮头变成了九尊人像。跨出了物质的层面去看,组合一体的人面狮身,如同人性的多面像,达到了塑形达意、提升拔高的审美境界。没有通体的中国红,无论如何也道不出东方醒狮的精神力量。而另一躯《归一》则近似魔幻,其实是出于中国传统神话《山海经》中的神兽。这种跨越思维是秦汉以来中国艺术中的“迁想妙得”,以现实与理念的对碰,来塑造视觉中的奇构。我们可以在画像石中可以看到类似的形象,只是当代的关注点似乎游离在这一体系之外。

《醒狮》 2009 130cm×80cm×160cm 玻璃钢烤漆

 

《同一首歌》是徐璐入围今年大同国际壁画双年展的浮雕作品。两块方形的浮雕,铺满少年儿童的形象,一块是上世纪的,一块是当下的。从儿童的形象上来展示人们精神世界的变化,由过去到现在依旧唱着同一首歌,这是一种时空的穿越对比。由此而提示出不同的意识变化,勾起观者的深思、回顾。从手法上采用了写实的基础和组合的跨界,从表面上看与徐璐其他的作品不一样,其实内在是有一个联系的,从形式上也是具有了重复性、相关性,这就是徐璐在艺术道路上追求的一个方向。拿不同的内容、作相同的塑造,把握住“不变的精神”的艺术理念。

雕塑艺术不同于绘画。独特的艺术形式必须要以独到的思考去塑造。面对着徐璐的雕塑作品,作为观者,也要以雕塑的思想方式去读、去赏。在拥有徐璐雕塑作品的空间中,无论作品的大与小,一定会能让观看他作品的观者读出一个艺术的气场来,从而获得审美的愉悦。

《北方的狼》之一 24cm×27cm 日本金潜镜片 2014

 

Stereo 双声道

                                                                    ——徐璐艺术创作的问题情境

——文/戴 丹

知识并非始于感觉或观察或数据或事实的收集,而是始于知识与无知间的一种张力——我们拥有大量的知识,然而我们的无知亦是无限的。随着前进的每一步,随着我们解决的每一个问题,我们不仅发现新的、未解决的问题,而且我们也发现,正当我们相信自己正站在坚实可靠的根基上之时,一切事物实际上却是不可靠、不稳固的。每一个问题产生于对我们假定的知识和假定的事实间明显的矛盾的发现。

——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

《独》 铸铜 2010

自古埃及人运用正面律,古希腊人发明短缩法起,艺术便逐渐摆脱其原始的主观感性,历经文艺复兴时期透视法的发明和艺术的学科化,更催化了这一进程,艺术转向了客观理性的知识体系,从而被纳入到了人的智力系统中。从某种层面而言,艺术创作是某个问题被解决的过程,艺术家处于问题情境中来发现、思考和解决问题。当一个旧的艺术问题被一种旧方法解决,一个新的艺术问题被发现,从而运用一种新的方法解决,艺术开始形成一个谱系,产生其自身发展的历史,小而言之是一部风格演变史,大而言之是一部智力发展史。换而言之,某个艺术家的作品能否被纳入到这个谱系,便可以作为判断其艺术价值的参考条件之一。

《羔羊》 27cm×26cm 画仙纸镜片 2014

 

历经现代性并处于当下后现代性阶段的艺术家,不得不面对全球化、消费主义、多元主义等问题,继而陷入一系列问题情境。从时间维度而言,要处理传统和当下的问题,即在传统体系中进行当代的创作,从空间维度而言,要处理世界和本土的问题,即在全球化的进程中进行个体化的创作。

徐璐通过雕塑和水墨画两种艺术种类试图解决上述问题情境,并将之进一步具体化:

一. 消费和符号

作为80后生的徐璐,恰逢传统社会向消费社会转型的过程。“消费社会是一个什么东西都可以出售的地方。不仅所有的商品都是符号,而且所有的符号也都是商品。由于后一点,所有的‘物品、服务、身体、性、文化和知识等等’都是可以被生产和交换的。高雅艺术、玉米片、人体、性行为以及抽象理论都是一些符号,而且它们都是待售的。”(Ritzer,1997) “物品已经成为一种其价值是由学科性的符码所决定的符号。”(Genosko,1994)

《峄山道中》 69cm×69cm 2014

正如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所言,在被符码所控制的消费社会,人际关系已经转变为消费品之间的关系。人们消费物品,实则是对符号的消费,这个消费过程也是一个自我界定的过程。在消费过程中,人们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场,与消费类似物品的群体成为同类,与消费不同物品的群体成为异类。在消费社会中,人们所追求的不是获得和使用一种物品时所产生的那种愉悦,而是某种差异。

《墨羊》之三 27cm×26cm 画仙纸镜片 2014

由艺术品、艺术家、策展人、收藏家、艺术市场所构成的艺术系统同样也是一个由符号所控制的系统。寻求差异,期许在艺术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迹成为了当下诸多艺术家的首要目标。大部分艺术家通常都是在技法层面上来寻求差异,但是徐璐回避了这种方式,而是通过艺术种类的跨界结合来解决。

《圆明园》 25.5cm×57.5cm 2014

雕塑是徐璐选择的第一个领域,这是一种后天有意的选择,他是一名接受学院系统教育科班出身的雕塑家。雕塑,不仅为其奠定了扎实的造型基础,更为其建构了一种西方式“科学化”的观看方式和思维模式。水墨画是徐璐选择的第二个领域,这是一种先天无意的选择,成长于艺术世家,自小对传统中国书画耳濡目染,造就了其对水墨线条的独特敏感性,以及一种中国式“师造化”的观看方式和思维模式。雕塑和水墨画成为了徐璐认知世界的两种特有方式。

《昆明湖》 25.5cm×57.5cm 2014

 

二. 模拟和拟像

古希腊先哲柏拉图早在两千多年前即为后世抛出了“洞穴论”,从某种程度而言,艺术的起源、发展正是对这一理论的回应,其核心命题便是对模拟的探索。在西方学术讨论中,艺术的模拟包括三个要素:物(a thing),物像(its actual image)和心像(a mental image)。心像,与由心智创造的艺术品密切相关,具有特殊的地位,它本身便是物与物像之间的一种模拟,为物像提供了一种模式或“意图”。 模拟的广泛存在导致了真实与想象、真与假之间界限的消失。

《黄山写生之狮子峰》 32.5cm×66cm 2013

无论是借助雕塑还是水墨画,徐璐的艺术创作同样也是在不断思考和探索模拟的问题。徐璐的雕塑几乎都是超现实的作品。超现实包含着模拟,并且有时是在与后者相重叠的含义上被使用,超现实是一种比现实还要更为现实。比美者还要更美、比真者还要更真的模拟。人,是徐璐关注的命题之一,在雕塑作品《归一》和《醒狮》中,以多首兽的方式诠释了弗洛伊德的人格论。狮子在中华文化中是权力的象征,作品《醒狮》实则隐喻了人的权力,权力乃各种力量关系的集合。九张面孔一方面象征着不同的权力,诸如性、容貌、财富、才能、话语、资源、行政等等;另一方面象征着存在于自然世界和社会世界中的人的本我、自我和超我三者之间的冲突与限制。

《黄山写生之飞来峰》 32.5cm×66cm 2013

徐璐的水墨画又回到了现实。自然,是徐璐关注的又一个命题。徐璐的水墨画大多是对自然的写生,这是对艺术模拟的中国式诠释,即“师造化”。 画家将由自然客体发出的信息,经过自身视觉经验和智力系统的作用,转换到画面上,光线变成了水墨线条。当水墨线条之间的关系完全得当时,画面便产生意义,然而此时的物和物像已经转变成了心像(艺术)。传统画家惯用单视点静觉的观看方式进行绘画写生,而长期的雕塑创作造就了徐璐多视点动觉的观看方式,徐璐将雕塑手法引进到绘画中,作品呈现出别具一格的运动感线条和浮雕感块面。

《紫禁城》 25.5cm×57.5cm 2014

本次展览是徐璐的首次艺术作品展,取名stereo(双声道)。stereo指一种声音系统,即一个声源通过两个声道传输从而产生一种具有三维空间感的效果。徐璐的问题情境、认知方式、创作手法便是这样一个stereo的过程。传统与当代、现实与超现实、静觉观看与动觉观看,便构成了徐璐艺术的stereo。

 

 

展览前一站(大师画廊)

 

 

 

 

 

 

 

相关推荐

联系电话:025-83734395

邮箱:962973837@qq.com